政府政策是否会达到股票市场所消化的预期尚无定论。

bullard表示:“自从大选以来,美国股市上涨了很多。我认为是其中很大一部分的诱因是对美国计划中的公司税收政策调整和可能的个人税收变化的预期。这些税收调整本身都会使美国企业部门的价值提升大约10%至15%,这也是自从大选以来的变化幅度”

bullard接着说:“华盛顿在某个时候必须兑现,选举后企业信心指标猛增。总统被认为比以前的政府更有利于企业界”。

在美元方面,bullard说:“在目前的环境下,美元略微走弱,因为对其他央行的政策相对于美国货币政策的看法发生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