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融资市场的“美元荒”不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愈演愈烈。数据显示,截至27日,3个月期3020%,创2008年11月以来新高。美国3个月期libor-ois利差升破60个基点,刷新2009年5月以来最大。由于libor-ois利差一直被视为衡量美元流动性松紧的重要参考指标,该利差扩大,全球金融市场对“美元荒”的担忧加剧。

“美元荒”或将持续

3个月期libor-ois利差从去年11月不到10个基点的“谷底”,扩大至逾60个基点。超越2016年货币市场基金改革时的阶段性高点,达到2011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时的水平。通常时候该利差都不到20个基点。

3个月期美元libor是离岸美元关键的短期基准利率,是衡量银行间借贷成本的最重要指标。目前市场大约有350万亿美元的金融产品和公司贷款以及商业抵押贷款与libor相关联,其中很大一部分直接以libor为利率基准。3个月期libor持续上升表明美元融资环境的持续紧张,俗称“美元荒”。而libor-ois利差主要反映全球银行体系的系统性信贷压力,利差扩大一般被视为银行间拆借的意愿下滑。

分析普遍预计,一季度末对美元的需求增加可能令li2%。对冲基金cctracksolutions首席执行官robertsavage表示,过去九年的经济扩张期内,人们不是很关注固定投资领域,市场很可能低估了“美元荒”的程度。

本月早些时候,美银美林利率策略师markcabana指出,货币市场正在发生结构性变化,在这样的背景下libor-ois利差还将继续扩大,“美元荒”仍将持续。

花旗策略师mattking等在报告中提到,利差扩大引发了对风险资产的普遍紧张情绪。较高的货币市场利率和风险资产的疲软很可能促成共同基金外流。如果这反过来又造成市场的进一步抛售,通过财富效应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可能比利率的直接影响更大。

除了花旗之外,摩根士丹利首席策略师jonathangarner也表示,金融危机后,在全球低利率以及央行宽松政策的压制下,美元libor一直处于纪录低位。2015年美联储开启加息以来,美元计价的libor总体呈现上升趋势,今年开始libor的急速上升可能比鹰派美联储更让市场担心,而且这个趋势可能贯穿一整年。

多方原因致利差上升

“美元荒”现象的出现,是由多个方面的原因造成的。

继美国国会2月8日同意暂停债务上限、延长政府支出计划后,美国财政部加大国库券和美债的发行力度。由于特朗普的减税计划,美国联邦政府收入开始下降,所以政府需要借入越来越多的债务来维持生计。美国计划在本周发行2940亿美元国债,这将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发债量最大的一周。事实上,过去五周的国库券供应量已超过2017年全年净供应量的两倍以上。大幅抬升的前端供应导致国库券的价格较ois出现显著下滑。这导致了其他货币市场产品价格的下跌,迫使银行提高借款利率以吸引资金。

同时,美联储21日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75%。华尔街普遍认为,美联储未来将加快加息步伐,年内加息预期从3次增加至4次。随着基准利率的持续上调,libor利率也在不断攀升,助推libor-ois利差不断创新高的同时,也让全球大型银行纷纷惜贷,令全球金融市场的美元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