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黑龙江东部调研:

又至东北黑土地收获季节。今年以来,因生长期受春旱、夏季低温多雨影响,新玉米产量出现下降预期。进入收割期后,新季玉米产量及质量成为市场热议焦点。同时,受9月霜冻及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大豆的相关情况也为市场广泛关注。为了更加深入了解东北大豆、玉米生长及收获情况,10月15—20日期货日报记者跟随大商所2018年黑龙江秋季考察团深入黑龙江东部大豆、玉米主产区进行实地调研。

a  大豆田地“身影”难觅

10月15日,期货日报记者跟随黑龙江秋季考察团从哈尔滨出发,一路向东,走访鹤岗、富锦、友谊红兴隆、密山、牡丹江等地。由于正处于集中收割末期,途经的大部分土地都已收割完毕,因此,在为期五天的调研中,考察团只看到一处还未收割的大豆田。通过走访调研,记者了解到大豆田地“身影”难觅,主要是收益低和销售难。

“据我所知,我们宾县周围主要以种植玉米为主,种大豆的很少。因为6毛一斤的玉米比种大豆合算,而且我们这里大豆产量较低,不适合种大豆。另一方面玉米好卖,销路广。”宾县海艳谷物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徐海勤如是说。

收益高低是农民选择种植品种的首要考量指标。2017年秋季黑龙江大豆、玉米上市后价格走势明显分化。大豆价格平开低走,市场成交低迷;玉米价格平开高走,而且市场交投活跃。尽管农民拿到的大豆种植补贴高于玉米,但最后玉米的种植收益仍高于大豆。为鼓励农民种植大豆,4月农业农村部与财政部发文,2018年中央财政继续加大支农投入,将在辽宁、吉林、黑龙江和内蒙古实施玉米及大豆生产者补贴,大豆补贴标准要高于玉米。但由于政策出台时间晚于农民准备生产资料的时间,因此政策影响较为有限。

“除了收益之外,售粮便利性影响也不容小觑。”华泰期货分析师范红军表示,2016、2017年政府引导农户改种大豆,但未能有效刺激国产大豆消费,使得大豆销售相对困难,而玉米持续处于补库存周期,玉米购销相对畅通。此外,轮作管理对于种植面积也有一定影响,记者在调研过程中了解到,如集贤县轮作管理比较严格,当地2016年开始改种大豆,今年需要轮作种玉米,这也提高了玉米种植面积。

通过走访各地农户,综合了解产量、价格等,方正中期期货分析师韩子祥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从农户收益上来看,今年小型贸易商直接从农户55元/斤左右,按每公顷产量12—15吨计算,不包括补贴在内,农户每公顷收益在2200—5500元,换算到每亩收益在150—370元之间65元/斤左右,按每公顷产量4000—6000斤计算,在不包括补贴的情况下,农户种植大豆每公顷收益在-2400—1000元之间,换算到每亩收益为-160—70元之间。“从测算结果来看,每亩大豆补贴要比玉米高出300元,农户种植大豆的积极性才会增加。”

在光大期货农产品研究总监王娜看来,未来黑龙江地区种植结构的调整将取决于政策。“大豆种植面积不及预期,主要是受种植收益的影响。未来种植面积的调整主要取决于政策变化。若种植大豆的补贴增加,则明年大豆种植面积可能会扩大。”

此外,黑龙江地区未来种植结构的不确定性还体现在水稻上。“玉米临储改革以来,玉米种植收益总体下滑,而水稻受临储收购价支撑,种植收益显著高。